青海省总工会门户网站

推进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成热门话题 代表委员呼吁让《方案》尽快落地见效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是备受瞩目的热门话题。大会期间,《工人日报》针对推进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向代表委员中的部分一线职工、企业管理者、政府官员和工会干部发出调查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加强职工思想引领、构建产业工人技能形成体系、创新产业工人发展制度,位列代表委员关注度前三名。

  在3月11日进行的热点话题讨论中,63位全国政协总工会界别委员呼吁:尽快让《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落地见效,提高产业工人整体素质,为新时代建功立业。

  高质量发展需要高素质产业工人

  在一次小组讨论时,曾任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舒印彪委员,讲起一个特殊的技术工人团队:国家电网组建了4701支共产党员服务队,他们承担着重大保电任务,负责抢修抢险,还提供志愿帮扶。时代楷模张黎明,就是其中一员。张黎明的手机号印在了社区敬老助残服务卡、街道市民服务手册、便民爱心卡上。“老百姓遇到问题,第一时间拨打的就是张黎明的电话。和张黎明一样,共产党员服务队队员都是产业工人的优秀代表。”舒印彪委员语气里满是钦佩。

  “建设产业工人队伍,哪些方面迫切需要解决?”在调查问卷上回答这个问题时,代表委员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加强思想政治引领”和“提升产业工人主人翁地位”。

  近几年,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中的产业工人数量不断增多。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一线工人、农民代表占到了15%。十三届全国政协总工会界别的委员名单中,也出现了许启金、张恒珍、李新民、钟正菊等一线工人的名字。

  面对这样的变化,湖南省株洲市市长阳卫国代表笑称自己成了“少数派”,“今年株洲市来了5位全国人大代表,只有我一名政府官员,其他均来自企业和产业工人队伍。”

  舒印彪委员也说,自己与许启金委员特别有缘:党的十九大和全国两会上,他们都被分在了同一组。虽然在单位里岗位不同,但“政治待遇是一样的”。

  在填写工人日报问卷时,来自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的工人徐立平代表把“爱岗敬业”作为首选项。“能沉下心来把活儿干好是最重要的。”他的父辈都是航天人,用青春年华践行了“爱岗敬业、甘于奉献”的精神。“当工人不能活干完、钱拿到手就满足了,还应追求更高的职业境界。”

  “现在不流行说以厂为家了,但道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必须发扬职工的主人翁精神,把大家凝聚在一起,为企业发展、经济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全国总工会经费审查委员会原主任李守镇委员说。

  “就业难”背后的“技工荒”

  一个伟大时代的诞生,需要有伟大的建设者。然而,面对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实现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加快建设制造强国等艰巨任务,产业工人是否准备好了?

  今年全国两会上,有一组数据被总工会界委员反复提及:截至2017年底,我国就业人口中,技能劳动者1.65亿人,占21.3%,高技能人才4791万人,仅占6.2%,缺口高达1000多万人。

  一边是大学毕业生找工作难,一边是企业招不到技术工人,尤其是高技能人才短缺严重——就业的结构性矛盾,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影响着高质量发展。

  “工厂正逐渐失去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同为技术工人的屈胜代表和张恒珍委员都被技术工人青黄不接的现状所困扰。屈胜代表所在的车间有100多个工人,大多数在40岁以上,20多岁的年轻人只有两三个,有些年轻人刚招进来,短短一个月就转行了。

  看着一茬茬年轻人离开技术工人岗位,张恒珍委员忧心忡忡:“如何让年轻人愿意学技术,愿意把技术工人当成终身职业去坚守?”

  “民营企业的日子更不好过。”来自智能电梯制造领域的陈纯星委员,已经为招不到技术工人苦恼了很久。在招聘时,年轻求职者对做技术工种毫无兴趣,“觉得做工人乏味无趣,不体面、待遇低、上升空间小”。与此同时,他也坦言,很多企业对技术工人“重学历、轻技能”“重使用、轻培养”,宁愿到别的企业“挖墙脚”,也不愿自己投入资金培养高技能人才。

  “拥有一支高素质的技能人才队伍对企业非常重要,我们也花了很大力气去培养,但杯水车薪。”李长进委员所在的中国铁路工程集团公司,建立了11所职业技校,每年能培养3万人。“这些学校走出来的毕业生都成为我们企业发展的重要人才,也受到其他制造业企业的青睐,比如发展迅速的城市轨道交通领域,就急需技术工人。”

  工人日报社社长孙德宏委员认为,提高产业工人尤其是一线技术工人整体素质,既是建设制造强国的需要,也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需要。“如何激发劳动者学技术的内生动力,需要政府提供政策保障、企业积极培育,也必须在全社会塑造劳动光荣的价值取向。”孙德宏委员说。

  汇聚起向上向善的强大力量

  目前,国家层面已经下发了《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关于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的意见》《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关于全面推行企业新型学徒制的意见》等许多涉及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的文件。代表委员注意到,在落实中,仍存在“中央热、地方不热”“政策热、落实不热”的现象。

  为了能让好政策落到实处,代表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

  在钳工田浩荣代表看来,要培养高素质产业工人,最重要的是用制度保障技术工人实现岗前、岗中培训,提高综合素质。“技术不断发展,如果工人只是埋头干活,而不加强专业领域知识的学习,就很难在技能上有新的突破。”

  许启金委员则对创新工作室的发展表现出担忧。他在调研中发现,虽然国家政策明确要求,推动具备条件的行业企业建立职工创新工作室、劳模创新工作室和技能大师工作室,但一些地方的劳模创新工作室还只是一个“空架子”,既无成员,也无成果。

  屈胜代表最关心的是尽快突破技能人才晋升的“天花板”。“高级技师是技术工人的最高职称,如今也失去了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她分析认为,高级技师与同等资历技术人员相比,在退休金上差距不小,这让年轻工人感到不公平。

  阳卫国代表认为,应进一步突出产业工人的主人翁地位,继续增加产业工人在党代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群团组织代表大会代表中的比例,“让全社会都认为当工人是光荣的”。

  “要培养优秀的产业工人,光有待遇还不够。”李守镇委员和孙德宏委员呼吁,应加强思想引领,强化理想信念教育、职业精神和职业素养教育。“希望更多的文艺工作者用笔书写工人的故事,用情歌唱新时代的劳动者”。

  如何让高技能产业工人“走红”新时代?在回答这个问题时,所有接受采访的代表委员直言:推进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应该是一个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需要政府、企业和全社会的携手努力。